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蓝蓝的天空

陈盈的自留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七日之粮原版与木心的小说《七日之粮》  

2012-05-26 14:18:58|  分类: 我的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七日之粮原版与木心的小说《七日之粮》 - 陈盈工作室 - 陈盈
 

 今夜的天色正合司马子反的心意。
月亮是圆的,云气很盛,飘得快,地面一阵暗一阵明,要偷瞰宋城,那是最好的机会。
司马子反决计独自爬登距堙,这用土壅高而附上城去的斜坡,甚陡,他手足并举,听着自己的呼吸渐促,背脊汗水发痒,想起长久没有洗澡了。
快到顶端时,攀伤指甲,忍痛作成最要紧的收腹撑跃,站定在城头,不由得呕出几口酸水,蹲下来而就此坐倒,他抑制了呻吟。
月色明一阵,暗一阵。
举目望去,宋城规模不小,准备巷战的壁垒,可称森严,然而灯火稀落,不闻刁斗更柝之声,弥漫在夜气中的是异常的焦臭,绝非田父积肥的野烧,倒像是大火灾之后,但全城屋舍俨然,这就奇了。
此城墙其实是外郭,所谓三里之城七里之郭,隔着河水,静悄悄,没有巡逻的戍卒,想必是隐守在要害处。
司马子反凝了凝神,蹑手蹑脚沿边向那举烽的粗木高架近去。
既及垛口,探首一瞥,果见两条汉子盘踞僻角,却是垂头而睡,鼾声正浓。
他忽然高兴起来,月光照着甬道的台级,如果就此摸索下去,深入虎穴探个究竟,似乎已经不是妄想了。
跫声,有人上来!
子反闪匿在垛阙的暗影里,屏息间已辨知来者行动滞钝,老了,或有病;继而确定是独行,独行则非换岗——他又高兴起来,睡熟的兵等于死尸,来者又不是兵,而且冥然感觉到夤夜登城的那个,很可能与自己的身份对等,而且……他惨然一笑。这时,跫声却没了。
跫声是没了?
侧耳细听,咻咻然那是喘息……
子反忽想下去作搀助,瞬间克制了这个怪念头。
跫声又起……颤巍巍,一个上大夫装束的龙钟背影冒出坑口,月光照着白髯,他双手按在膝盖上,连连咳嗽。
司马子反掸了掸下身的灰土,从垛阙的阴影里,直身移步上前:
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,舒窈纠兮。劳心悄兮……”
刚上城头的那一位当然吃惊不小,旋即镇定,接口道:
“月出皓兮,佼人兮……忧舒受兮……劳心……兮。”
此时司马子反差不多完全看准相对作揖的,是名传遐迩的华元大夫,那就不必兜圈子了。
“子之国,何如?”
“真是已经吃不消了!”华元抚了抚白髯。
子反:
“惫到什么地步呢?”
华元:
“易子而食之,析骸而炊之。”
子反:
“唉唉,甚矣惫……我相信您说的是实话,然而以一般的道理来讲,再穷,也还得装阔呀,拿木片把马嘴衔住,就显得槽里有的是秣粟;而您怎么把老底抖给了我呢?”
“君子见人之厄则矜之,小人见人之厄则幸之,我看您是个君子,就竹筒倒豆子嘛。”
彼此似笑非笑地笑了一下。
司马子反深深吸口气,用这气把话冲出来:
“诺,你们好好坚守城池吧,我们也只有七日之粮了,吃光,就回去。”
华元轻声问道:
“班师的路上不开伙食了吗?”
子反耸耸肩:
“所以说,我们至多只能再围两三天,余粮用于归途。”
二人相对拱手,作揖,影子投在雉堞上,几乎是很美丽的。浮云刚过去一块,另一块在移过来。
烽火台里的那两个戍卒,已被上大夫的对话所惊醒,然而听不懂“悄兮”“兮”,各秉弓箭,呆立在阙口,眼看司马子反翻身退落距堙,华元大夫俯首目送,频频挥手,戍卒知道没有他们的份内事。
华元打了个呵欠,戍卒也要呵欠而强自忍住:
“您老辛苦了!”
“你们辛苦了。扶我下去,不必等人换岗。”
“扶您老人家下去,我们再上来。”
“不必了不必了,回营回营,嗯。”
城脚的石缝里蟋蟀地叫。

那边楚营帐篷的木桩之周,蟋蟀也地叫,辕门是竖两车辕相对为门,其下蟋蟀的叫声更繁。
司马子反进帐,拿起一个硬馍来啃,似乎很香,似乎可以喝点什么酒,似乎该洗个热水澡,转念还是不等天亮,当即去见庄王的好。
庄王也没有安寝,也正要打呵欠而把呵欠的下一半吞掉:
“怎么样?”
“侦察过了。”
“怎么样?”
“惫矣!”子反蹙起眉头,又松展。
“那么,惫到什么地步了呢?”
“易子而食,析骸而炊,华元大夫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“哎唷,糟透了……我还是要占领它,然后,再回去。”
子反把两手叠起:
“我对他们说,我们只有这点粮食了。”
庄王的声音很响:
“你做了什么哟!”
子反将双手分开,长跽而言曰:
“区区之宋,尚且有不欺之臣,可以楚而无乎,七日之粮,说也已经说出去了!”
庄王示意侍卫取酒,添燃松明之后,调整脸色,曼声道:
“好吧,那么你给我着即造一批房子,留守在这里,虽然,吾犹取此,乃后归尔。”说罢便作态赐酒。
司马子反接酒,谢了,说:
“好吧,君处于此,臣请归尔。”
庄王停樽莞然:
“你走了,我和什么人下棋对饮呢,那就一同回去吧!”
古时候的人,说了话是算数的,第二天卯时就下令拔营,即是说要带了七日之粮引师归去来兮。
宋城虽然知道解了围,也知道民生经济一时难以好转,不过大家有了一句口头禅:“前途是光明的。”
楚军的先遣部队,照例是轻装,辰时就打点出发了。庄王照例是位于中间的,所以是近午登鞍,他不欲乘革车的原因是,为了要赏览秋山红叶。许多后事当然由司马子反妥善收尾。庄王临走时歪着脖子道:
“你瞧着办吧,事情已经是这样了。”
所以司马子反显得慢吞吞地有条不紊,毋庸顾虑宋兵会来截后劫粮。
暮霭四起,少顷便皓月东升,十六夜的和昨日三五之夜的是一样圆,云没了。
司马子反望望银辉中的宋城,以为能听到些什么打击乐器的声音,然而仍只木桩之周的蟋蟀在叫,几幡有待收卷的旌旗在风里猎猎不止。
护粮官上前敬了个礼:
“大人的尊意是……”
“说过了,留一半下来。”
“那,我们自己只有七日之粮,路上可能要走八天,如果下雨的话……”
“宋城中,用自己父亲的尸骨,烧别人的儿子的肉来充饥。”
护粮官低头。缩脚退去了。
司马子反负手踱步在刚拆掉辕门的路边,传令兵从背后走过,他指着猎猎的旌旗喝道:
“还不把这些东西统统收起来!”
这时宋城的门徐徐开了一条缝,挤出十来个高矮不等的人来,远望越加显得骨瘦如柴,为首的白髯,无疑是华元。
司马子反向他们走去,却见他们停步,横排成一行。
他也立定。
古礼送者长跪注目,行者作揖挥手。
应得有一点声音,
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月亮。

七日之粮原版与木心的小说《七日之粮》 - 陈盈工作室 - 陈盈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